默默

丧如狗,靠爬墙续命。
居老师真的好美。
业余水平…尽力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房客 3

吴磊拿了合同,准备下楼,又想起刘昊然浑身湿透的样子。转身进了厨房,花了十分钟煮了点姜茶,倒进保温瓶,才提着瓶子踢踢踏踏又下了楼。

刘昊然大概没有什么安全意识,门也没关,虚掩着,像是一个无声的邀请。

吴磊进了屋,客厅没人,卧室里传来一点悉悉索索的声音。

吴磊把东西随手放在桌上,朝卧房走去。
"刘…"

刘昊然正背对着他换衣服。吴磊只来得及看到一截雪白细腻的大腿,纤长匀称,像一尾游鱼,刺溜一声就钻进了潭底。

吴磊鼻头一热,脑子里开始嗡嗡作响。

肇事者却依旧无知无觉,还转过身,朝他高兴地笑着,露出了他的小虎牙。

"吴…吴先生,你你来啦。"

他可能正在斟酌着该怎么称呼吴磊,房东好像太生疏,吴磊又太亲昵,他觉得吴磊年纪轻轻就坐拥一栋楼,实在称得上一声先生。

这不伦不类的称呼在吴磊听来,又实在太魔幻了点。

"叫我吴磊或者三石…"吴磊移开目光,不自然地咳了一声,朝客厅走去。

茶几上摊满了书,吴磊顺手拿起一本,注意到好几页都被雨水洇湿了。
看刘昊然的样子,应该是上大学的年纪了,怎么还看高考资料?

正愣神,刘昊然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房门,看到吴磊手里拿着他的书,眼神闪了闪。

"吴磊……弟弟。"他还是不太习惯这个称呼,硬生生加了弟弟两字。
"不好意思,我看到…"吴磊有点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里的书,又觉无力,只能把书放下了。

"没事。"刘昊然又露出个浅笑。"那我们现在可以签合同了吗?"

"哦哦,对。"吴磊拿起桌上的合同,递给刘昊然,刘昊然接过文件,又发现了桌上的暖瓶,吴磊随口说道"我看你淋了雨,煮了点姜汤,趁热喝了,防感冒的。"

转头看刘昊然时,却见他眼圈已经泛了红,愣愣地看着他。

这送温暖还把人送哭了,这是什么展开。吴磊觉得自己大概有点失败。

"我……你……这,你不爱喝姜汤吗?"吴磊觉得自己快尴尬死了,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立刻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

"不…不…我爱…爱喝。"刘昊然低下头,手里攥紧了文件,吴磊心说,你可别攥了,这纸是无辜的啊。

刘昊然走到桌边,拿了杯子,倒了两杯,转过头来的时候,眼里闪着亮晶晶的光,他把一杯递给吴磊"吴磊弟弟,谢谢你,你…你也喝。"他的指尖还是凉冰冰的,那一刻吴磊冲动地想,自己火气好,没一会儿大概就能给捂热了。






房客 2

回来的时候,那人还杵在门口。

吴磊看了眼地上的袋子,问了句,"要帮忙吗?"

"不…不用。"他又急忙拒绝。

吴磊点了点头,示意那人跟上。

吴磊楼下住了两户人家,除了张家,还有个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女儿,平时不怎么露面。

楼道里弥漫着下雨天特有的霉味儿。这楼有些年纪了,除了吴磊自己独占一层,一到四楼都租了出去。

一路上无话,身后只有那人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吴磊在一间房前停了下来,"就这间还空着,你先看看行不行。"他打开门,房间里经年累月的浊气混着霉味儿扑面而来,这楼里的租户都好几年的老人了,吴磊也没想着有新的人来租,自己工作又忙,就没怎么拾掇过空房间,这会儿房间的窗帘还纹丝不动地拉着,黑洞洞的,吴磊摸索着开关,我去,灯还不亮,他摸索着进屋,想把窗帘拉开,背后突然咕咚一声,他赶紧回头,下意识地一拉,碰到对方冰凉的手。

"你没事儿吧?"别又给摔了,他回头查看,那人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心里像是被挠了一下,赶紧放开他的手。

"没…没事儿…黑的,我有点看不清东西。"

那是夜盲症。吴磊摇了摇头"那你先待着别动,我去把窗帘开开。"

吴磊抖开厚重的窗帘,外面微弱的光线无力地照了进来,给房间里蒙上了一层灰色。

那人听话地杵在柜子边上,像是一个初来乍到不知道何去何从的孩子,脸上还滴着水。

吴磊心中一软,连着声音也柔和了些。

"就剩这一间房了,东西都全,就是很久没收拾了。你看看,满意的话你先住下,等天晴我叫人收拾一下。"

那人环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第一个笑容,吴磊注意到他微微冒头的虎牙,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颗石子,没来由地生动了起来。

"我觉得挺好的。"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个…房租…"

"就按市场价来。如果你满意的话,我们签个租房合同?"

"好,好的…"他点了点头。

吴磊朝他笑了笑,打算上楼拿合同,走出去又折返回来,那人正弯着腰,从鼓囊囊的袋子里往外掏东西,吴磊注意到那里面大半都是书,好多竟然是高考复习资料。

"那个,方便告诉一下你的名字吗?"吴磊探着头问。

"刘…刘昊然。"他大概没料到吴磊这么快回来,吓了一跳。脸上又带了点呆呆的表情,仿佛刚才的生动都是吴磊的错觉。

"你好,我叫吴磊。"吴磊朝他眨了眨眼,满意地看到刘昊然的耳朵红了。

他莫名地感到愉悦,哼着歌儿走了。迎面碰上下班的张一山,骂骂咧咧地掸着衣服上的水渍。

"哟,今儿个心情这么好。捡钱啦?"张一山跟吴磊认识了快七八年,就没见过他这么笑过。那词儿怎么说来着,"春心荡漾"。

"可不是呢嘛!"吴磊朝张一山咧嘴一笑。

"搁哪儿捡的,改天我也去碰碰运气。"

"哪能告诉你啊,我一个人的。"

房客

临近傍晚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雨势颇大,砸玻璃上跟倒豆子似的。吴磊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爬出来,趿拉着拖鞋要去关窗,瞥见楼下声势浩大的雨幕里远远走来一个人。

那人走到院中间,突然抬头看了一眼,隔着那么大的雨,吴磊竟然看清了他的脸,特别白。

不知怎么得,吴磊心里搁愣一下,赶紧拉了插销倒回了床上。估计又是楼下谁家的亲戚。这么想着,眼皮又开始打架,沉沉地要睡去的样子。昨晚上了一夜班,到现在还没补回来。

开始迷糊的时候,门上突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吴磊以为自己在做梦。

敲门的人像是带着点克制,想敲又不敢太用力,透着那么点小心翼翼。

敲门声停了一会儿,又响了几声。

"谁啊?"吴磊颇为不耐烦地朝门口喊了一声。

门外的人顿了一下,一时之间没有声音。

吴磊想到了楼下张家的孩子,皮猴一个,整天喜欢到各家房门口恶作剧。被吴磊逮到过几次,算是老实了一阵子,怕是又欠抽了。

"靠!"吴磊从床上爬起来,顺手捞了个衣架,气势汹汹地打开门。

门外的人一愣,被吴磊的气势吓得后退了一步,露出一张湿哒哒还冒着水汽的脸。他的身后还搁着个蛇皮袋,袋子鼓鼓囊囊地像是装着他所有的家当。

吴磊想拉他一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人被袋子一绊,整个人重心不稳朝后倒去,结结实实摔了个屁股墩。

一时之间空气里都是安静的味道。

那人脸红到脖子根,低着头吭吭哧哧地爬起来,眼睛也不敢看吴磊,手上尴尬地拍着裤子。

"那个…你没事吧?"吴磊决定先由他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毕竟是自己误伤了他人。

"没…没事。"那头嗫嚅着。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口音,声音却意外地悦耳。

吴磊来了点兴趣"不好意思啊,我以为是楼下的熊孩子…哎,你找谁啊?"

那人这才抬起头,白皙的脸上还留着淡淡的红晕,额前的头发黏糊糊地贴着脸,显得有点傻气。

"我…我是来租房的,你…你是房东吗?"

"租房啊…"吴磊失笑,倚着门框,把人从头到脚迅速扫了一遍,那人从头到脚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件洗得发白的衬衫黏在身上,隐约能看到里面白皙的皮肤。

下那么大雨不知道撑伞吗?

吴磊突然起了点同情心,"你要不要先进来擦擦干,这样很容易感冒哎。"

"啊?不不…不用…"他急忙摆手。
眼睛越过吴磊看了一眼房间地板,一大块上好的羊毛地毯大喇喇地躺在那,嗯,的确挺不近人情的。

吴磊心下了然,轻笑了下,"那行,你等着,我去拿钥匙。”








入坑昊然迪迪的角色,白鹤少年,一个月没动笔画了,好累

始终你好 7

没有手感,乱打。觉得自己命不久矣,趁还有命,赶紧写完

---------------------------------------------------------------------

刘昊然一愣,头顶闪烁的灯光在吴磊脸上投下斑斓的色彩。

他的眼神里像是藏了千万种未说出口的情绪,但一瞬间却又恢复了一片清澈,几乎让刘昊然以为这只是自己酒后的一点错觉。

他突然有点心慌,他大可以像一个损友,插科打诨,不论从他的嘴里吐出点什么,都没有人会真正在意。对于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可让他感到害怕的是,就连他自己都在潜意识地考虑着这个问题。

他对面前的男孩,到底抱着怎样的情感。

他尚不明确这份莫名其妙的关心和心疼,也不知道这种总是忍不住去照顾的心情是否存在于所有的所谓兄弟情中。

那天在吴磊家,看着睡着的吴磊,那份无法言说的悸动仍然滚烫。

“我...”

“哈哈哈,刘昊yan,看把你吓得,你不会真的在考虑我的问题吧?”

吴磊突然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成功打断了刘昊然的思绪。众人也纷纷笑开,张一山耻笑他们俩“昊然,看你那一脸懵逼,我都快相信你俩有一腿了。”

刘昊然尴尬地笑了笑,及时掩盖了自己心中没来由的失落和连他自己都觉得没有道理的懊恼。

“来来来,咱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杨紫提议。

“我说姐,有没有点新鲜玩意儿啊你。”张一山在一边嫌弃。

“我就爱玩儿!同意的举手!”出乎张一山的意料,大半人都举手了。刘昊然本来不想玩,看吴磊举了手,也默默加入了赞成的阵营。

“我去,你们!这到底谁生日啊!”


吴磊运气差,刚开局就被叫到。

“真心话还是冒险?”

“真心话吧。”

“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

刘昊然心里突然一紧,情不自禁地竖起了耳朵,眼睛却不敢看吴磊。

“有。”

吴磊的声音特别淡定,甚至不带一丝情绪。刘昊然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

“描述一下对方?”

“哎,姐,这都第二个问题了。”

“不行,不许反抗,必须回答!”杨紫做出威胁状。

“太坑了!”吴磊哀嚎。

众人纷纷起哄“快说!”

“要我说什么啊?”

“美不美?!”

“恩,美吧,皮肤很白。”

“身材好不好?”

“算好...吧”

“性格呢?”

“恩,性格,有点傻。”

吴磊被杨紫拉着,完全脱不开身。观众们的兴趣已经从玩游戏完全转移到吴磊未来的老婆身上。刘昊然低着头,没有参与到众人的热闹中去,他觉得胸口发闷,顺手打开了桌上的一罐啤酒。


吴磊竟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他竟然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

可是,要算起来,他们俩也只是普通的朋友。他凭什么事事都要和自己说呢?

可我以为我们无话不谈。脑子里的另一个刘昊然说。



那边的热闹还在继续。刘昊然突然站起来,“我去趟洗手间。”

吴磊分神看了他一眼,刘昊然没看他,转身走了出去。


当初张一山要开酒吧的时候,特地留了个后院,说是方便以后聚餐,烧烤什么的随便来。刘昊然从后门出去,院里没人,他随意找了块草坪坐下了。

没坐下多久,吴磊也出来了。

“你还好吧。”吴磊还带了几罐啤酒,递了一罐给刘昊然。

“没事,就是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他们呢?”刘昊然装作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把话题扯开了。

吴磊也不甚在意,“玩着呢。”

“他们能让你出来。”

“人不还得有个三急啊。就允许你尿遁?”吴磊横了他一眼。打开了一罐啤酒,慢慢喝起来。


天空中没什么星星,特别干净。吴磊就坐在刘昊然身边,两个人挨得特别近,两人的手臂若有似无地贴在一起。肌肤相触间,温热的暖意让那份悸动又重新占据了心脏。

刘昊然忍不住转过头,吴磊的脸就近在咫尺。

皮肤上有细细的绒毛,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那是少年人特有的。

他有一个小习惯,嘴巴抿着的时候,就像微微嘟着嘴。随时随地的可爱。

他的睫毛特别长,垂下眼睛的时候,几乎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精致。


刘昊然只觉得一股无法言说的冲动占据了他的理智。

他想要感受那睫毛的轻颤,那嘴唇的柔软。

等他反应过来时。


吴磊已经被他压在地上。他的手正停在吴磊的眉眼上。


睫毛在他的手心一阵疯狂的颤动,掀起阵阵酥麻的痒意,直入骨髓。


“刘昊然?”吴磊小心地开口,声音有一丝微妙的颤动。


反应到自己正在做什么,刘昊然突然陷入了一阵慌乱。他慌忙移开手,吴磊睁开眼睛看着他,眼神亮得可怕。


“刘昊然,你确定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


他想说我确定,我确定自己在做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何时有了这种欲念,只要吴磊在身边,他就像患了饥渴,想要触碰他的想法日渐强烈。

一想到吴磊喜欢的人会占据吴磊全部的注意力,这种想法让他胸口发闷,有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在嫉妒。


可他怎么会吃一个好兄弟的醋呢?


“放开我。”吴磊眼神的眼神暗了暗,他轻轻推开了刘昊然,站了起来。


“你大概是喝醉了,少喝点,我先走了。”他朝刘昊然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记个新脑洞

记个脑洞人设,觉得自己可以写第二篇昊磊/磊昊,因为最近真的疯狂磕他俩,他们俩太好看了,5555

------------------------------------------------

白鹤乃世间极为祥瑞之物,传说得白鹤一滴心头血,可活死人,肉白骨。

白鹤忠贞不二,他们会把最贴近心口的那一跟羽毛赠予心爱之人。从此两人命运休戚与共,血脉相连。

这片羽毛可让人御风而行,也可隐身。

收下这片羽毛,即结成永世之好。

若白鹤被爱人背叛,则会哀泣而死。

虽然有种种传说,但世人并未真正见过白鹤化人。

展雄飞在一次冒险过程中,误入一处世外桃源。

在草丛中隐身的时候,偶遇一少年在山泉中沐浴,不仅被他仿似天人的身姿所吸引。

而此少年正是白鹤少年白龙。

白龙一族的祖先曾遭人类背叛,因而带着族人隐居于此处。并教导后人,不可轻信人类。所以对人类都有着世传的敌意。

白龙发现展雄飞,将他倒吊在树上,本想好好教训一番,却发现了他身上蕴藏的魔界的力量。

白龙欲将他驱逐出去。展雄飞试了个小魔术,不经意间拔走了白龙心羽。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其中的意思,但突然之间仿佛感觉自己身上又多了一股力量。

白龙大惊失色,欲讨回羽毛,但是为时已晚,他明显感到自己和展雄飞的命运已经联系在了一起。

比如他施法打一顿展雄飞,自己身上也传来痛楚。这让他没有办法,只能将展雄飞带回家中,打算慢慢将羽毛讨回。

他不敢将此事告诉族中人。

blablah....



始终你好 6

啊,好想快点写完开一个新的白鹤少年的AU,为什么越写越多?

今天快被气死,码一段,发泄一下。

------------------------------------------------------------


那天之后,刘昊然没能待多久,经纪人一个电话把他叫回了剧组。

下了楼,他还是没忍住,给吴磊发了条微信。斟酌了再三,只有短短几个字。

“三石,多联系哈。”

吴磊只回了一个“嗯”字。尽管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回答。刘昊然还是没能忽略心底那微微的失落。自己又想让吴磊回复些什么呢。其实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短暂的交集只是生活中的插曲,对他们来说,无休无止的通告才是人生的本来面目。等两人再见面,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

张一山的生日派对,圈里的好友聚在一起吃个饭,喝个酒,刘昊然自然是要参加的。推了剧组的聚餐邀约,紧赶慢赶到了张一山开的酒吧。里面早就一片鬼哭狼嚎,寿星拿个话筒,吼着祝我生日快乐,虽然刘昊然是个音痴,也能听出来这是个灾难级别的。周围一圈人都已经笑到发癫。欧豪实在听不下去,一脚踢过去,张一山敏捷地避开,完了还特贱地来了一句“哎,就踢不着,就踢不着!”

“杨紫,管管你弟弟!”欧豪冲对面的杨紫吼。

 “弟大不随姐!有本事你打死他!”

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哈。不知道谁眼尖,发现了门口的刘昊然,张一山甩了话筒,一把揽过他的肩膀,“来来来,今儿我生日你还敢迟到,赶紧的,自罚三杯!”

这酒看来是避不过去了,刘昊然拿着酒杯,正准备“英勇就义”,张一山突然朝门口看了一眼,“哟呵,要说你们俩有缘,迟到也凑一块儿。三石,赶紧过来,哥哥把酒都给你准备好了。”

刘昊然拿酒的手一顿。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吴磊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服,头发梳成了背头,像是从某个活动现场赶过来,还没来得及卸妆。

他呆呆地看着吴磊,吴磊却略过了他的目光,一边走进来,一边嘴里说着抱歉。

“来来来,跟昊然一样,自罚三杯,哥哥就原谅你了。”

欧豪看热闹不嫌事大,又从吧台上顺了一杯啤酒过来。正想递到吴磊手中,半路被截。

“要点脸,别欺负未成年人。我替他喝。”刘昊然右手端着自己那杯,左手抢了欧豪手中那杯,作势要喝。

吴磊拉住了他。“别小看我。”说完,也不看刘昊然,自己从他手中抢了一杯,三五下喝完,把杯子往张一山怀里一塞,也不理刘昊然,迈着长腿回了位子。

“三石弟弟好样的!哈哈哈!”以杨紫为首的众迷妹发出了尖叫声。

刘昊然一时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张一山颇为同情地拍了拍刘昊然的肩膀。“弟大不由哥啊!”

众人都在沙发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吴磊坐在秦俊杰身边,中间隔着个杨紫。刘昊然来得晚,在沙发最边上随便靠着,和吴磊隔了老远。众人说说笑笑,他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追随者吴磊的一举一动。

吴磊虽然年纪小,但是他在外人面前谦虚低调,又开得起玩笑,接得住梗,在同龄人中的人缘很好。

此时他不知道说了个什么笑话,露出了标准的兔牙,一双明眸弯成了两弯月牙。杨紫被他逗得咯咯直笑,在他手臂上轻轻锤了几下。他在人群中如鱼得水,从头到尾,都没有分给他哪怕一丝目光。

刘昊然觉得房间里的空气怎么这么闷。

“哎哟,瞧你这一脸酸样,瞅谁呢?”张一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坐到了他的身边。

刘昊然懒得搭理他,谁知道这个人是个越不理越来劲儿的。张一山突然冲那头的秦俊杰喊“哎,老秦,刘昊然看上我姐了,你可小心着点啊!”

“嘿,张一山!”刘昊然给了他一肘子。

被点名的秦俊杰嘿嘿一笑,“昊然,你来晚了!”

杨紫特别配合地钻进秦俊杰怀里,朝他脸上亲了一口,又引起众人一阵嫌弃的呕声。

杨紫大手一挥,毫不在意,“要我说啊,你们那眼睛都白长了,昊然看上的能是我这个有夫之妇吗?简直道德沦丧!”

“也不会是我家老秦,那还能是谁呢?”

这一下,众人纷纷把戏谑的目光投向了杨紫身边的吴磊。

正是躺着也中枪啊。

刘昊然努力保持镇定,他把目光投向了吴磊。却见他比自己还要淡定十分,任众人调戏说笑,仿佛这是一个再好笑不过的笑话。

“哎,我说,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公开啊,粉丝们都快操碎了心了。”杨紫玩笑道。

“姐,这个你就别跟着起哄了。那都是粉丝自己YY的, 我跟刘昊然那可是清清白白的兄弟情。”吴磊嘴角噙着笑,慢慢说道,末了他突然抬头看刘昊然,目光清澈“你说是吧?刘昊然。”

始终你好 5

这也能罗里吧嗦写三章,我也是佩服我自己。今天完成了很多任务,看完了一本书,很开心,上来码一段。

还有我这一更新就掉粉的操作是从在lof码字就开始的,也是real神奇,大概是写得太难看了。

不过会坚持码字。今天给同学发英文邮件,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丧失英文写作的能力了。再不练,中文估计也快了吧。。。

------------------------------------------------------------------------


刘昊然其实没有多少照顾人的经验,更别说是第一次为一个人洗手作羹汤,进厨房时就有点手忙脚乱,但好歹没把粥熬糊,想着吴磊生病没什么胃口,又往粥里撒了点白糖,端着碗像是端着朝贡的宝贝,小心翼翼地敲了敲卧室的门。

房间里安静地很,吴磊因发烧而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就显得愈发清晰了起来。

刘昊然不知为何心里就有点忐忑。

他靠近床边,发现吴磊还穿着没来得及换下的浴袍,就这么毫不设防地睡着了。浴袍下一截光洁的小腿随性的垂在床沿,身边还躺着一个被主人遗忘的吹风机。吴磊脸上因发烧还残留着淡淡的红晕。这画面太过浓烈,刘昊然几乎呼吸一窒。一时之间,吴磊的呼吸声仿佛伴随着房间里略微潮湿的空气,渗进了他的皮肤,进入了他的血管,最后伴随着血液进入了他的心脏。

心如擂鼓。

直到吴磊发出了轻轻的咕哝声,缓缓睁开眼睛。

吴磊刚刚睡了一会儿,还不是很清醒,眼神里还带着点迷茫。

刘昊然看着他懵懂的眼神,不知不觉语气就变得异常柔软。

“三石,起来吃饭,再把药吃了。”

吴磊缓缓点了点头,慢慢从床上坐起。这时刘昊然才看清,吴磊的头发还没有彻底吹干。

“头发都没吹干就睡,发烧要加重的。”

吴磊端着碗,不甚在意。刘昊然叹了口气,拿了床上的吹风机,坐到了吴磊身侧。手指碰到吴磊头发的那一刻,刘昊然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奇怪的是,吴磊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抗。“你小心点,别把我头发弄焦了。”吴磊说话时,声音还有点齉,莫名地像是撒娇。

刘昊然嘴角忍不住上翘,露出了虎牙。

“小爷我是谁,保证客官满意。”

吴磊的头发看起来很硬,实则很柔软。沾了点潮意的发丝划过手指,刘昊然整颗心都痒痒的,动作也越发轻柔起来。

一时之间,房间里充斥着吹风机的嗡嗡声,此时听来却并不觉得讨厌。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在家。”吴磊突然问道。

  刘昊然笑“你以为自己能瞒得过我?我早就问过你的助理了,知道你今天有空。”

    那时候吴磊突然的借口,刘昊然并不想深究。

 “对不起啊,你今天找我玩,结果还要照顾我。”吴磊戳着面前的粥,闷闷地开口。

   “跟我客气什么!你是我的好兄弟,总不能看着你病倒吧?”

     吴磊突然就不说话了。

    过了很久,他轻轻地应了句“恩,谢啦,好兄弟。”

始终你好4

为什么我会这么啰嗦,我好像特别喜欢啰哩巴嗦的感觉——————
刘昊然出了吴磊家门,就近找了一家药店,药店工作人员看他包得严严实实的脸,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刘昊然也不敢说话,选了自己常吃的退烧药,付了钱出来,又突然想起自己以前生病的时候,胃口不好,妈妈就会熬很软烂的粥给自己喝,想起吴磊瘦削的脸,转身又进了一家超市。
到了五谷杂粮区,才发现生活远比他想象得更需要技术,这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的食材,看得他头都大了,光米就得有七八种。他转身看了看周围,不远处有个导购员,一直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他硬着头皮走上前,特意压低了声音,"那个,不好意思啊,姐姐,我想买点熬粥的食材,但是不知道买哪个好。您能介绍一下吗?"
导购员被这一声姐姐叫得通体舒坦,瞬间热情起来"自己喝啊?"
"嗯,不是,给发烧的病人喝。"
"哎哟……"导购员的表情瞬间切换成了一副"我很懂"的样子"给女朋友熬得吧?小伙子蛮懂事的嘛…"
一听女朋友三字,刘昊然差点没绷住。
"没…没…就是一个朋友。"他慌得不由地又把帽檐往下压了压。
"都熬粥了还朋友!"导购员一脸我听你扯的表情,动作麻利地给他称了点小米,刘昊然付了钱,把小米放进购物袋里,导购员又来了句"哎,小伙子长得特像现在电视上很火的那个小鲜肉,叫什么然来着,哎哟,你看这小眼睛,单眼皮,现在女孩就喜欢这样的…"
刘昊然不敢再往下待了,拿了袋子火速撤离。
到了门口给吴磊电话,过了几分钟吴磊才来开门。
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了浴袍,领口松松的,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在领口的边缘投下一道阴影,若隐若现的一截皮肤泛着细腻的光泽。刘昊然突然觉得一股燥热,他不由自主吞了下口水,匆忙移开了目光,却发现吴磊的头发湿湿的,还带着水汽。
"你洗澡了?!"刘昊然瞬间炸了,他没发现吴磊是傻的呀。
"刚才出了汗,很难受,稍微冲了一下。"吴磊一脸不在意,看了看他手里的购物袋。"你买米干什么?"
"给你熬粥啊。"他边说边进了客厅。
"给我熬粥?"吴磊嘴角翘了起来"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贤惠啊…"
"是啊,这么贤惠的帅小伙儿,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要不要娶回家啊…"刘昊然转过身,戏谑着伸出手,捏起吴磊的下巴。手上一片温热滑腻。
有一瞬间吴磊的表情沉了下来,闪过一丝微妙的复杂。刘昊然说不清那是什么,几分认真,几分戏谑,还有一分连他也无法解释的挣扎。时间在那一刻仿佛慢了下来,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吴磊微微颤动的睫毛,还有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自己的倒影。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这段时间流动在他们之间的异乎寻常的气氛,他总是奇怪地沉醉其间,又本能地想要脱离出来,骨子里发痒,心上发酸。
就像现在,有一股奇异的冲动在驱使他靠得更近。直到——
吴磊的眼睛眨了眨,他轻轻说了句"神经…",貌似不经意地挥开了他的手。
"三石…"刘昊然的手在身侧动了动。
"嗯"吴磊应了声
"快把头发吹干,不然待会发烧更严重了。"
"知道了。"吴磊慢慢进了浴室,刘昊然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转身进了厨房。